质疑江苏省淮安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存在失职渎职行为,盼重新审理

2018-10-12 11:03:15  来源: 北京在线

  江苏省淮安市人民检察院肖天奉检察长:
  江苏省淮安区检察院检察长负失职渎职行为,淮安区检察院控申科杨梅检察官极不负责任、失职行为。我从市检察院转过去的控诉状你们不审查就了草给予回复,而且你们也找了吉律师,吉律师已经认为淮安区检察院法律程序文书有瑕疵,你们还不纠正,这种行为极不负责任。为了不损害淮安市人民检察院形象,不影响司法公信力。今天恳请市检察院检察长给予监督审查重新纠正存在的瑕疵。

 


  我是孟丙祥,男,现年58岁,身份证:320882196012102216,汉族,江苏淮安市淮安区人,现住:淮安市中南世纪城四号楼二零四。
  关于(2012)淮法刑初字第394号“逃税”一案,法定程序、法定审查起诉期限、法律文书严重违法行为,请求淮安市人民检察院纠正。
  1、纠正淮安区人民法院法定程序严重违法行为;
  2、纠正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法定期限超越;
  3、纠正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淮安区人民法院、淮安区人民检察院法律文书错误。
  一、实施有罪推定,程序违法
  1、在《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送达回证》(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17,第24页)中,淮安区法院明确认定案由“逃税”案号:(2012)淮法刑初字第394号,检察院签收,时间为2012年9月24日,但《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变更起诉书》(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3,第9页,第6行,向淮安区人民法院递交日期)认定申请人为“逃税罪”时间为2012年11月13日。按照法定程序:应先由税务机关提出处理决定书,再由公安机关立案,然后检察院审查并向法院提出公诉,最后由法院审理并判决(即税务机关→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法院)。但按照时间顺序(根据《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送达回证》(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17,第24页)和《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变更起诉书》),首先是由淮安区人民法院在2012年9月24日认定为“逃税罪”,然后淮安区人民检察院才在2012年11月13日向淮安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这并没有遵循检察机关→法院的法定程序。因此,申请人认为法院无权直接改变检察院指控罪名。
  一、现行法律允许法院直接改变检察院指控罪名的做法,明显违背了现代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缺乏合理性和正当性控审分离是现代诉讼普遍遵循的原则,也是现代诉讼文明、民主、科学的重要标志。控审分离原则也是我国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这一原则包括三层含义:(1)控告和审判职能分离,由不同机关行使;(2)审判以起诉为前提,未经起诉的案件,法院不得径行判决;(3)审判受起诉范围限制,不得及于起诉之外的人和事。现代刑事诉讼制度体系表现为控、辩、审三方各司其职,控、辩双方相互配合、相互制约,通过证明来发现案件真相,而法院居中裁判,确认已经证明的案件真实。三者的职能分工,不可随意超越。控审分离原则通过控、审之间的制衡来遏制司法擅断,防止司法权力的滥用,以确保司法公正。如果允许法院直接改变检察院的指控罪名,不加限制,就是审判职能侵犯公诉职能,违背了控审分离的现代诉讼基本原则,破坏了现代刑事诉讼制度体系的平衡。我国宪法第135条,刑事诉讼法第7条关于公、检、法三机关“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规定,就是我国法律对“不告不理原则”的法律表述与确认。“不告不理原则”在刑事诉讼中具体体现为:1、法官对案件的审判必须以检察院的公诉为其开始和进行的前提;2、没有被控诉的事实,法院不能审判;3、法院对被告人作出有罪判决,必须与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相一致,否则不能作出有罪判决。换言之,法院的审判不能超过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范围,即公诉的事实与罪名,对被告人进行审理和判决。淮安区人民法院存在法定程序严重违法行为。
  2、在《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变更起诉书》(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3,第6页第4行)这份起诉书开头,检察院就提到“被告人孟丙祥逃税一案,本院于2012年7月20日以淮检诉刑诉(2012)312号起诉书向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但是就在这份起诉书的(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3,第8页第7-10行),检察院却提到在“2012年10月15日,淮安市淮安地方税务局以淮安区地税处[2012]15号《税务行政处理决定书》,限其在15日内将上述税款及滞纳金缴纳入库。但是,被告人孟丙祥逾期未予缴纳,并至公安机关立案之日仍未缴纳”。根据《刑事诉讼法》中关于逃税罪的前置程序规定,行政处理是逃税案件进入司法程序的前置程序,即遵循税务机关→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法院的法定程序。但在这份起诉书中,按照时间顺序(2012年7月20日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2012年10月15日税务机关提交处理决定书),这并没有遵循税务机关→公安机关的法定程序。因此,申请人认为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存在法定程序严重违法行为。
  3、在《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变更起诉书》(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3,第9页倒数第3行)“淮检诉刑诉【2012】312号起诉书作废”。淮检诉刑诉【2012】312号起诉书的作废,意味着申诉人非法经营罪不成立,也肯定了申请人的无罪,应该予以释放。而申请人此后继续被羁押在看守所。申请人认为,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存在法定程序严重违法行为,严重侵犯了申请人的人身自由权。
  4、在《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变更起诉书》(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3,第8页第2-5行)提到“本院于2012年5月20日将案件退回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补充侦查(第二次)。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于2012年6月20日将案件重新审查起诉。因案情复杂,经本院检察长批准,再次决定延长审查起诉期限半个月”。根据此描述淮安区检察院最迟应于2012年7月20日向淮安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但根据《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变更起诉书》(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3,第9页第6行日期是二〇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淮安区人民检察院为2012年11月13日才向淮安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早已超越了审查起诉期限。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对于公安机关移送起诉的案件,应当在一个月以内作出决定,重大、复杂的案件可以延长半个月。”申请人认为淮安区人民检察院严重违法审查起诉的法定期限。
  5、在2012年8月28日上午的《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笔录》(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23,第31-38页)中,庭审提到这是被告人孟丙祥非法经营一案的第一次开庭(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23,第31页),在庭审笔录的最后一页法庭最后提到“本案的事实已查清。本案待合议庭评议后定期宣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有关规定:“定期宣告判决的,应当在判决作出五日内进行宣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241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起诉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与审理认定的罪名不一致的,应当按照审理认定的罪名作出有罪判决”。但是申请人并没有收到任何宣判决定书。在2012年12月10日下午的《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笔录》中,庭审笔录提到这是被告人孟丙祥逃税一案的第一次开庭(见庭审笔录第一页)。也就是说“非法经营”和“逃税”是两个不同案件,理应逃税重新立案,淮安市区公安已经重新立案了,而实际上“逃税罪”淮安区人民法院没有立案,是淮安区人民法院认定的,(具体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17,第24页淮安区人民法院送达回证,
  《刑事审判笔录》(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24,第39页)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直接更改指控罪名违背控审分离、不告不理原则,是司法中立和司法被动性的缺失;法院变更起诉罪名是代行了检察院的起诉职能,是越权行为,是对检察院控告权的侵犯;对被告人行使辩护权不利。从此卷宗材料看出是:一案两罪,因此,申请人认为这个过程中存在法定程序的严重违法行为。
  二、检察院审查起诉的“法定期限超越”
  根据卷宗材料:(2012年11月13日“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变更起诉书”中开头“被告人孟丙祥逃税一案,本院于2012年7月20日以淮检诉刑诉(2012)312号起诉书向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第二页提到“本院于2012年5月20日将案件退回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补充侦查(第二次)。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于2012年6月20日将案件重新审查起诉。因案情复杂,经本院检察长批准,再次决定延长审查起诉期限半个月”。而,(2012年7月20日“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向淮安市税务局淮安地方税务局移送案件”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2012年7月18日“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向淮安市嘉熙尼龙制品有限公司涉嫌逃避纳税款立案侦查”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43,第81-82页)、(2012年11月7日“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立案决定”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69,第154页)、(2012年11月8日关于淮安市奥奔马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未按期履行税务处理决定的情况说明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72,第158页)、(2012年11月2日“淮安市淮安地方税务局涉税案件移送给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见证据材料目录67,第152页)、(2012年10月15日淮安市淮安地方税务局向淮安市奥奔马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有限公司送达税务行政处理决定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33,第66-71页)。
  这些证据表明:
  1、逃税一案是在淮安区人民检察院超越审查起诉的法定期限后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淮安市税务局淮安地方税务局分别立案的。
  2、淮安市公安局淮安分局、淮安市税务局淮安地方税务局分别立案和行政处理决定都是淮安市奥奔马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这些都是在《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变更起诉书》(见卷宗目录序号2起诉书及送达材料,第6页第4行)这份起诉书开头,检察院就提到“被告人孟丙祥逃税一案,本院于2012年7月20日以淮检诉刑诉(2012)312号起诉书向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事实不符;
  3、公安机关、税务机关、检查察机关起诉、立案时间上都是差异的。2012年12月19日判决已认为申诉人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判决认定上怎没有供词供述、(个人法庭陈述与庭审笔录中申请人一直没有认罪)、质证内容,严重违反巜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九条,“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辨护人双方质证并且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三、法定程序违法、法律文书荒唐可笑。
  1、淮安区检察院一份延期审理建议书尽然没有起诉号(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16,第23页“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检察院延期审理建议书”)第4行;
  2、淮安区检察院在批准逮捕决定书上没有淮安市公安局楚州那个分局就把人逮捕了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61,第130页;
  3、法律文书涂改(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17,第24页“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送达回证”);
  4、淮安区法院冒名(徐朝霞审判员)签署法律文书(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7,第13、26、27、28、55、页“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送达回证”);
  5、淮安区法院在两个相隔几个月的时间里一次性签发而且还冒名签的(见证据材料目录7,第13页“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送达回证”);
  6、淮安区法院在法律文书中没有送达人、记录人签名(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5,第11页,第7行“送达起诉书副本笔录”);
  7、淮安区法院法律文书上冒名徐朝霞审判员签名对比(徐朝霞的笔迹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27,第54页,签名);
  8、在《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申诉通知书》(2018)苏08刑申15号上,文件开头就提到“孟丙祥因犯‘逃税罪’一案,不服淮安市淮安区人民法院(2012)淮法刑初字第394号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申诉。”而在2018年4月27日《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传票》中申诉人的案由却是“非法经营罪”(具体见证据材料目录序号74,第169页,《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传票》)。申请人认为中级人民法院存在严重失职行为。(淮安区人民法院把非法经营变成逃税,市中级人民法院把逃税变成非法经营这两个法院让人可笑)。
  根据以上事实:为保障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有效发挥监督制约作用,重塑司法机关的权威,促进司法改革发展,让百姓真正体会到法律公正,中国真正走向法治社会。请求淮安市人民检察院依法监督纠正淮安区人民法院、淮安区人民检察院法定程序严重违法行为、法律文书荒唐错误,改正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律文书荒唐错误。
  此致
  江苏省 淮安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院
  申请人:孟丙祥
  电话:15021832917

 

 

 

 

 

 

 

 

 

 

 

 

 

 

 

 


  来源:http://www.znl321.com/article20171219201313/aritcle688.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编辑: xf ]

新闻热点

返回新闻中心

健康热点
焦点关注
健康奇闻 更多